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高占军:中美利差压缩下人民币仍存五大支撑

发布日期:2022-05-17 19:34    点击次数:176

  中新经纬2月17日电 题:中美利差压缩下人民币仍存五大支撑

  作者 高占军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高级研究员、原中信证券董事总经理

  在又一轮全球金融周期已然开启及各主要经济体政策分化的背景下,2022年人民币汇率走势如何,备受关注。过去两年人民币表现十分抢眼,2020年人民币兑美元升值6.1%,2021年再升2.8%,合计近9%(均以上年最后一天数据为基准)。考虑到美国为抑通胀加快了紧缩货币的脚步而中国正为防经济下滑大开宽松闸门,直觉的反应是:在连续两年大涨后,2022年人民币是不是该贬一点—这会是一个很能接受的结果,也体现了双向波动的特点。

  但对直觉必须反复推敲,因预测汇率向来风险极高。文献显示,自上世纪70年代初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以来的50年里,即使是为汇率预测而建立的那些深奥复杂的经济学模型,其成绩也并不理想。

  讲一个真实的故事:现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罗格夫(Kenneth Rogoff)1980年从MIT(麻省理工学院)博士毕业后,在美联储找到了一份工作。上司让他去做汇率预测。于是他与人合作撰文,得出令人沮丧的结论:短期看,短至数月长至一年,汇率难测,众多模型的表现还赶不上随机漫步。这篇于1983年发表的论文至今仍被广泛引用,成为经典,其结论被称为“米斯和罗格夫之谜”(Meese-Rogoff puzzle)。在罗格夫论文发表之后,有大量研究继续探讨这个问题,但始终难以建立对汇率预测的信心。尽管以一年以上的时间跨度衡量,准确率略为提升。

  可对照两个预测汇率的实例。2017年美联储加息三次,美国经济强劲,企业盈利丰厚,股市大涨,但当年美元指数不仅未涨反暴跌近10%,令一众看多的预测者大跌眼镜。在美元已深跌之后的当年10月底,哈佛大学教授、前总统经顾委主席杰森·弗曼在一次有关税改的演讲中认为,由美联储紧缩货币和特朗普减税共同驱动,美元将升值。未承想,此后美元却加速下滑连跌数月。2018年3月初,另一位哈佛大学教授萨默斯在撰文反思为何美元不升反贬时认为,欧洲等其他国家经济表现更好、特朗普鼓吹弱势美元、美国已实现充分就业却增加财政赤字以及贸易摩擦等因素叠加,使投资者对美元丧失信心,虽美国利率远高于欧洲,也难挽颓势。

  无独有偶,前摩根斯坦利亚洲首席经济学家、耶鲁大学教授罗奇2020年6月撰文,预测至2021年底美元将贬值35%。在当年接下来的时间里,美元指数确实大贬,幅度超过10%。2021年1月,罗奇信心满满再次以“美元的暴跌才刚刚开始”为题撰文重申他的预测,但2021年美元指数却劲升6.7%。

  所以,预测汇率实在是一项冒险的事业,参与者在勇敢之余还要谦恭,就算经过沉思熟虑亦勿忘再瞻前顾后。

  基于此,笔者对“人民币该贬一点”的直觉反复推敲。需清醒认识到的是,2022年的汇率走势除受前文所提因素影响外,诸多其他力量也至关重要。美元方面,除了美联储加息,另有三大关注要点:一是通胀能否受控,二是疫情能否改善,三是拜登政府大力推动的近2万亿美元社会投资法案能否通过。若上述三项答案均为肯定,则美元大概率会升值。

  而在人民币方面,虽货币宽松压缩了中美利差,但还有五大支撑:第一,中国通胀水平低;第二,财政政策积极;第三,大力推动金融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第四,潜在金融风险在化解,表现为房地产板块企稳和宏观杠杆率现提升空间;第五,虽受疫情割裂,中国仍具备产业链与出口优势。

  最近频繁被问到一个问题:为何年初以来中美利差缩窄而美元兑人民币却继续贬值?答:利差不是汇率单一决定力量;美国物价攀升而美联储抑通胀态度仍不坚决、新冠疫情恶化和拜登近2万亿美元投资法案受阻叠加所起的作用更大;此外,还要考虑人民币下有托底支撑。而全年看,所有上述影响人民币和美元的诸多因素均将呈动态博弈之势,加之潜在的地缘政治和局部冲突干扰,2022年的汇率注定悬念丛生。(中新经纬APP)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文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

责任编辑:马静